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最難懂的是女人

我終於理清了我的心境,我又可以面對著三寸螢屏,舞動芊芊素指,在如水的日子裏,把我蒼白寂寥的心任意塗鴉。“心不動,人不妄動,不動則不傷,如心動則人妄動,傷其身痛其骨”。此時,我聽著你送我的歌,卻少了舊日的感動。抬頭,看見陽臺上那盆盛開的梔子花,曾幾何時,它是我的化身,孤單的葉,蒼白的花,寂寞的開著,像極了我的內心……
  有風絲絲吹入,夾雜著梔子花的味道,淡淡的香縈繞著憂傷的旋律,我又習慣性的用指尖敲打著電腦桌,手托粉腮,此時的你好嗎?
  我還是想他,只是,我的心不再痛。他說:“你不漂亮,但很有味道,是很濃很濃的女人味,你的一舉手,一投足,都有一種讓人想入非非的衝動,你的內心比你的外表燥熱,我不會看錯人的”。“閉嘴”我微怒嚇(he)止住他。其實,他說的是對的,很多時候,真的很想放縱一下自己。“離家出走,出軌一次”,不管是什麼,只要違背常理什麼都行。可是,真的要那麼做了,我卻害怕了,退縮了,老公的臉,女兒的笑,我又怎麼能那麼自私,任意妄為呢?
  不要愛上有家的男人,別相信人到中年還會信奉愛情,那只是懵懂的少男少女玩的遊戲,愛情飄渺的如遊絲,沒有定義,沒有實體,卻折磨的我痛心不已。靜下心來,我越來越覺得,我愛的不是他,我愛的是他對我的好,是把我高高捧起的感覺,是被人呵護,被人在乎,被人欣賞的感覺,是女人的虛榮心。如果我愛他,我會義無反顧的和他在一起,我會很在意的他一切,可我沒有,我的理智勝過他在我心裏的位置。所以,我不愛他,我愛的是被人疼的感覺!
  他的臉那麼近卻又那麼遠,那些往事似真似幻,在我眼前若隱若現,那些個他守候著我的夜裏,都不曾感動過我,可在他離去後,心卻留下了他深深的足跡。記得我曾問他“做我的藍顏吧,那樣我們會走的很遠很遠,雖然你不能擁有我的身體,可你能擁有我的喜怒哀樂,分享我的一切,做我哀傷時的臂膀,可以嗎”?他一臉的迷茫說:“這是不是你離開我的理由,你在慢慢拉開我們的距離”……此時,我無奈的笑了,怎麼會和一個四十歲的男人聊這些呢?他滿口的愛,無非是一個“得到”。
  一切皆為虛幻,他的來去,不過是曇花一下,而我卻在這裏,一個人敲敲打打徒然傷悲。
  我去過他的世界,可惜只是路過,他來過我的內心,可惜我必須把他忘記。
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