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苦澀的情殤

你為不忍離別而心傷,我為心死難離而悲愁。——題記
  “無言獨上西樓,月如鉤,寂寞梧桐深院鎖清秋。剪不斷,理還亂,是離愁,別是一般滋味在心頭”。七月末的夏雨時下時晴的延續到八月初,又一個黃昏到來的傍晚,烏雲滾滾,雷聲陣陣,風卷黑雲,氤氳濃濃,急劇的暴雨已在西邊的田野上狂瀉開來,很快就雲卷風趕的來到我的窗前,雨點拋落,在光滑的玻璃上濺起點點銀色的水珠,如同苦澀的愁淚嵌入了我的心底。暮雨狂怒著,隨著一道道耀眼的電閃,拍打著地面,橫掃著萬物,讓人睜不開眼。急雨過後,晚風吹拂著楊柳,夜幕也隨著風雨的腳步悄悄地來臨,望著滿城的螢螢燈光搖曳在茫茫的煙雨中,剛才還是電閃雷鳴的天空,突然靜了下來,我不禁歎問:為什麼打過雷的天竟然還能這麼靜?為什麼受過風雨洗禮的我依然還這麼疲?今晚的老天緣何流淚緣何憔悴?此刻的我又是為哪般傷心哪般悲?
  紅塵路途花開落,人合人分太匆匆,恨離別,胭脂淚,幾多愁,斟滿陳酒留人醉,今日消愁幾時歸?又一個友人的家庭變故,讓我日慮心冷,感慨萬千。生活不是遊戲,愛不需要懺悔,宇宙之大,生命為滄海之一粟,時空之長,人生茹塵露般苦短。夢三生,歎情緣,當年看上了,追求了,再當年愛上了,不愛了,再再當年吵了,散了,婚姻幾十年,好並更好了,不好了,對與錯,誰能說的清,誰又能道的明?只有做了才知道,成與敗只有試了方無悔。問世間,情為何物,只數人生死相許?歎,多少愛可以生死到白頭?二個人,一個家,苦經營,共相守,富貴是一輩,貧賤也一生,只要二個人能相濡以沫,定能“執子之手,與子偕老”,然,現實生活中,有多少夫妻能做到?幸福家庭很難體會那些不幸家庭的苦酸甜辣,恩愛鴛鴦根本感受不到決裂夫妻那一份撕心裂肺、緣盡情終的情殤愁懷。繁華瞬間宛如夢,春去秋來歎世間,幾番起伏雨暴狂,轉瞬鬢髮已成霜。天臺上,痛了幾許送別人,冷燭前,唱斷幾多離人腸。人偎情相依,分離倆自願。可又有多少人在這場遊戲裏是真心的自願,而不是被迫無耐的退場。一個結束也許僅幾分鐘就可以完成了從合到離的轉換,卻足以失去我們所有相識、相戀、相愛、相親的整個過程,剩下是什麼?情化塵煙,愁縷清寒。
  琴已斷,難續弦,情世間,誰是誰的唯一?誰又是誰的永遠?揚眉舉杯邀明月,祭奠浮生夢三千,清風謝,誰把尺素傳天闕,誰又為誰獨守塵世間。既然前緣已斷,既然木已成舟,既然事已決然,何不瀟灑放開手?何不高興把身轉?何不舉杯說再見?何不自己走一段?
  靜夜無眠,零落的星光閃著別人的誓言,斷了又連,連了又斷,素手蹁躚,娟娟小字被堆綴成綿綿的詩靜靜訴著苦澀和甘甜,猜不透那斷斷續續的光點,荒廢了誰的承若,染了誰的流年?看不透這淚痕斑斑的字跡,書寫了誰的寂寞,又侵蝕了誰的容顏?君可知:陳年老酒讓人醉,瀝瀝往事難追回,嘗盡酸甜苦辣味,喜怒哀愁幾多回?走不到一起,放手是最好的結局,解放愛著的人,解脫了困境的自己。怕的是,一方死死的抓住,另一方滿腹的苦澀無法與人敘。
  情生冬梅,愛孕桃花,生如夏草,死與秋葉。這是當今破裂婚姻的寫照,只不過你是前世有約,今生續情,現又絕緣,而現實生活中又有多少人則前世無約,今生種情,現恨綿綿。君可知,我即是其中的一員,千年的魔咒勒得我怨難恨,離難別,分合、合分想未來,心死如灰,念如止水,我無法逃脫苛刻命運的安排。勸一聲君:分手不可怕,處處有真愛。阡陌紅塵,也許你在她的生命裏,只是一個相伴一程的過客,也許你失去了這個季節,會迎來更美更燦爛的未來。
  夜色沉沉,靄霧繚繞,淚水滑落,流過臉頰滴進嘴角,鹹澀而酸苦,多雨的八月,苦悶的八月,君可知,你那裏愁飲陳酒昏昏睡,我這裏悵飲苦茶夜難眠;你那裏情絲綿綿難割捨,我這裏道道傷痕血染衣,你那裏霸王別姬心欲碎,我這裏思離難成無訣別。你說:“今天是陰天,明天是陰天,後天還是陰天嗎?總歸有太陽出來的時候”。我說:“對於一個心已死又無法解脫的人來說,陰天是陰天,晴天也是陰天,她的世界永遠沒有晴天”。
  流年似水,時光如煙,轉逝的經年裏,我們能否還有另一個永遠,也許你能有,你能重來,你能得到,而我心已荒,人已累,塵已空,我無言!
返回列表